自清洗过滤器滤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清洗过滤器滤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群人的任性只为了一个共同的电影梦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3:16 阅读: 来源:自清洗过滤器滤网厂家

1月28日,皇后馆梦想组织在贵阳举行盛大的微电影《37°》、《突然幸福》、纪录片《草根梦》开机仪式。贵州的影视也好,媒体资源也好,都需要整合,这样才能把我们贵州的影像推向全中国甚至全世界,今天,我们整合了这么多资源,三部作品的开机。

1月28日,皇后馆梦想组织在贵阳举行盛大的微电影《37°》、《突然幸福》、纪录片《草根梦》开机仪式。这是一个非工会的梦想组织,他们的构架在外人看来或许有些神秘,他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人?为此,记者对本次开机仪式的其中的一位纪录片导演进行了采访。用他的话来说,他只是一个用了十年时间追梦的屌丝,从一个打工仔到本次《草根梦》的导演,他用了十年的时间。

草根拍客为电影梦 自学成才

采访中的蒯海丰看起来的确就是一个十足的屌丝,他是本次微电影《草根梦》的纪录片导演,听完开机仪式现场的介绍之后,记者才知道原来他就是那位在网络上叱咤风云的“跨云星”!

2013年5月.跨云星受邀访问韩国摄制旅游观光纪录片。2013年6月.受邀参加吴宗宪和柳岩主持的优酷牛人盛典。2013年7月.受邀中央电视台参加最美乡村教师座拍客谈会。2013年11月.分别被西安国际影像节和中央电视台评为中国十大拍客。在谈起导演这部纪录片《草根梦》,跨云星说:首先蔡总的故事很打动我,从贫穷山区走出来的小孩,初中未毕业,一路被人泼着冷水地走到现在,靠着的是一股永不服输的精神,从一个摩托车修理工到身家上亿的董事长的董事长,他仅仅只是一个从贵州山里走出来的80后。

“梦想应该是任性的”,为什么说是任性呢?跨云星对记者说:我也是一位出生在贵州一个边远山区的农村孩子,从小就有一个电影梦,无奈初中毕业家庭贫困辍学到浙江打工,用上班业余时间自学摄像和后期制作四年,当时打工已经有三千多的月薪一个月了,但是想到为了以后的电影梦想就得不断学习,不断地接近它,所以他最终决定辞职做起了一位拍客,才拿着刚开始200块钱一个月的稿费做了拍客,不仅家人不支持,而且自己的女朋友也因此和自己分手了,大家都说我是个疯子。而现在的跨云星任性到一条视频就能够给山区盖一栋教学楼,一条视频就能够推动修建上千万的大桥,一条视频就能够给弱势群信阳在线体募捐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医治好一个人。这就是当初为了梦想任性的结果。

骑破电瓶车拍片 却买了上百万的设备

作为本次微电影《37度》的导演涂雅灵,从他的话语中让记者感受到了一丝敬佩:他说即使是现在谈业务的时候,他仍然骑着的是一辆破旧的电瓶车,开了这么多年的公司,钱到是没有赚到什么,就赚了一些设备。他的仓库里一大堆摄影器材,摆满了很多国内外最先进的影视设备太原牛皮癣专科医院,光这些已经耗尽了他们这么多年的积蓄,买了上百万的设备。不过他依然信心满满地对记者说,他们现在所做的每一步,都是在为他们未来的大电影梦添砖加瓦。他们会脚踏实地地走到实现梦想的那一天。

赚钱养梦 电影不死

皇后馆里有太多的团队和个人,做事的风格和传统商业的公司是非常相反的:他们有着任性到极致的三不拍两部写:婚礼广告宣传片三不拍,马屁企业歌曲口水歌曲两不写,但是如果碰上了好的作品,他们可以自己贴钱给客户拍电影?可以不记回报帮客户一起玩音乐……

他们之中有一句很奇怪的口号就是:梦想就应该是任性的,否则你拿它来干什么!

其实在这群人任性的背后,是有它的原因的,这个梦想组织里面的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他自己的公司在做支撑,比如皇后馆的创始人高亚男,就是90动力传媒影视公司的导演和负责人、导演张习民和导演涂鸦灵,是黔映传媒的创始人和合伙人。新媒体推广人蒯海丰,和贵州资深媒体人创办微梦传媒、也有自己的工作室,只有背后有一个强大公司给他们的梦想撑腰,所以他们的梦想才会这么的如此任性。每一个皇后馆的成员必须得会两种技能,一种赚钱养家,能够生存,另一种叫音乐不死,电影不死!

这不是一个单打独斗的年代 更何况是电影

担任本次微电影《突然幸福》的导演张习明,也是幕帷电影的创办人,这次贵州本土数字电影《毕业季》里,他也用了十四个团队一起来共同完成了一部片子,张导还首次提出了要打造贵州微电影生态圈,让更多的人明白要做大做强做得长远,得放弃传统的那种单打独斗单干心态。用最强的团队做到他的那一块,整合更多的资源来为一部精品的作品做保证。我不希望电影带给我的感觉像我的这部作品名称一样是《突然幸福》,我们要传达的是一种为了永恒的幸福而努力的一个故事。

而跨云星导演这部纪录片《草根梦》的同时,也将是这三部作品的发行人和推广人,跨云星说:2013年我参加西安国际影像节,当时37国家的微电影和纪录片作品以及10012部拍客作品参赛,我的纪实作品《飞索求学路》荣获“中国十大拍客”的称号,当时贵州仅我一人参加,这让我意识到贵州新媒体影像的落后。我们可能不缺乏好题材和好作品,但是我们缺乏一个好的推广,随后我尝试着和贵州的一些青年导演合作,他们负责作品,我来负责推广。并一步一步的取得不错的成绩。比如张习明导演的幕帷电影工作室,他们的摄制团队在贵州设备比较齐全,剧组人员也比较专业,算是贵州一线的影视制作团队,但是他们的很多作品却没人知晓,之前和他们合作推广的公益微电影《这个冬天有点冷》,以及50分钟新媒体电影《毕业季》,在网络上都取得了百万点击和非常好的口碑。

贵州的影视也好,媒体资源也好,都需要整合,这样才能把我们贵州的影像推向全中国甚至全世界,今天,我们整合了这么多资源,三部作品的开机。这就是我们向前迈出的一大步。成片我们工作室将会向各大视频网站,以及全国的十多家电视微电影栏目进行推广。

我们每走一步,都有一步脚印,都意味着我们在不断的坚持和努力,不管将来我们成功与否,至少我们为梦想付出过、努力过,无怨无悔。

云南定制西装

漯河西装设计

安阳西装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