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清洗过滤器滤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清洗过滤器滤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慈禧太后竟残忍逼死两个儿媳史上最血腥的婆婆

发布时间:2020-02-27 12:22:26 阅读: 来源:自清洗过滤器滤网厂家

慈禧太后竟残忍逼死两个儿媳!史上最血腥的婆婆

导读:纵观历史上的婆媳关系,最冷酷无情的婆媳关系莫过于清代慈禧太后和她的儿媳妇孝哲毅皇后的关系。

婆媳关系也许是世界上最难相处的一种人际关系了。记得有一次我问北京的一个朋友:北京姑娘找对象什么条件?朋友回答说:没爹没娘,有车有房。我一愣,但很快就领悟了。我在佩服北京姑娘具有先见之明和战略眼光的同时,也不由得想起了130多年前也是在北京相处过的那一对超级婆婆和超级媳妇。

清朝同治十一年(1872),17岁的同治皇帝到了大婚的年龄。在众多的秀女中,经过反复筛选,最后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侍郎凤秀的女儿,一个是内阁学士崇绮的千金。到底立谁为皇后,慈禧和慈安各执一词,很难统一,她们决定让同治自己决定。同治喜爱崇绮之女阿鲁特氏,于是立为皇后(后来被谥为孝哲毅皇后),而把母亲相中的凤秀之女立为慧妃。

为了表示对儿子、儿媳妇的强烈不满和愤恨,慈禧于是在宫中广布心腹密探,监视这对小夫妻的言行举止,甚至对同治说:“慧妃贤慧,虽屈居在妃位,宜加眷遇。皇后年少,未娴宫中礼节,宜使时时学习。帝毋得辄至中宫,致妨政务。”对于慈禧的话,同治不敢不听,但又不想与他不喜爱的慧妃亲近,所以干脆独居乾清宫。新婚的毅皇后独居宫中,形单影吊,郁闷不乐。 慈禧不仅干扰同治皇帝与毅皇后的夫妻生活,还处处找毅皇后的不是。毅皇后自入宫以来,处处小心谨慎,毫无失礼之处,但慈禧见到她,总是气不打一处来,事事找茬。毅皇后每次见到皇上,必笑脸相迎,慈禧反倒说皇后“狐媚以惑主”。同治生病,毅皇后心中着急,但不敢去侍奉,慈禧责怪她“妖婢无夫妇情”。同治病势垂危之际,毅皇后偷着去看望,并亲手为同治擦拭脓血,慈禧又骂她“妖婢,此时尔犹狐媚,必欲死尔夫耶?”毅皇后左右为难,怎么做也讨不出好来。

慈禧对这个儿媳妇不仅辱骂,而且还动手。据《崇陵传信录》记载:有一次同治生病,毅皇后去探望时,流着眼泪倾诉独处宫中、备受虐待之苦。同治帝安慰她说:“卿暂忍耐,终有出头日也。”小夫妻的这些话被尾随而来、在外偷听的慈禧听到后,勃然大怒,立刻闯进宫来,抓住毅皇后的头发,一边打,一边往外拽,并扬言要备大杖伺候。病床上的同治帝欲救不能,眼睁睁看着皇后惨遭凌辱,又急又气又害怕,竟昏了过去。这时,慈禧这才饶了毅皇后。

毅皇后性格耿直,不善于逢迎,尤其更不愿意向她所厌恶的婆婆慈禧讨好。她认为只要自己行得端,做得正,没必要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而且,她有意无意地几次刺激、激怒慈禧,致使矛盾更加尖锐。一次,毅皇后陪慈禧看戏,“演淫秽戏剧,则回首面壁不欲观,慈禧累谕之,不从,已恨之”。毅皇后的这种表现,一来反映了她不听慈禧的话,不够顺从;二来反衬出慈禧好淫乐,格调低俗。通过这件事,使慈禧加深了对毅皇后的怨恨。

慈禧对毅皇后有一种天然的反感,她们的婆媳关系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可调和。自从她入宫,特别是她登上皇后宝座的那天起,慈禧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找茬对付她。毅皇后为什么得不到婆婆慈禧的欢心?慈禧为什么不喜欢这位儿媳妇呢?

原因之一:毅皇后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脾气性格也很好,对人和蔼可亲。这与一贯以严肃面孔出现的慈禧相比,可以说是有天壤之别,所以她在慈禧眼里格格不入。

原因之二:毅皇后与慈安交好,使慈禧把她与慈安、同治皇帝视为一股强大的异己势力。在权力斗争中,慈禧把皇后视为政敌,当作自己将来争夺权力的绊脚石。

原因之三:毅皇后与同治皇帝在大婚后如胶似漆,恩爱情笃,使慈禧回想起了她曾经与咸丰皇帝亲密相处的情景,而眼下自己却守活寡,是一种变态心理在做怪。

在种种因素的促使下,慈禧曾想着把毅皇后废掉。于是,有一天她将担任宗人府宗令的敦亲王奕譞召来,商议此事。敦亲王说:“欲废后,非由大清门入者不能废大清门入之人,奴才不敢奉命。”慈禧是通过选秀女进入皇宫的,所以最忌讳别人提从大清门而入,大清门是她心头永远的痛。慈禧欲废毅皇后之心只得做罢,但却由此深恨敦亲王奕譞。

废未废成,气未发出,慈禧实在窝火的很。同治皇帝的死,慈禧污蔑与毅皇后有很大的关系,便想抓住这个辫子好好的教训她。而毅皇后也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这几年来,对于慈禧始终对自己冷眼相待,她算是受够了气。与其低三下四的活着,倒不如痛痛快快的死去。所以她打定主意:就是死了,也决不向慈禧低头!

身边的人劝毅皇后赶快亲近慈禧,迎合其意,以为保身之计。但她表示:“我乃奉天地祖宗之命,由大清门迎入者,非轻易能动摇也。”有人将毅皇后的话偷偷地告诉了慈禧,慈禧勃然大怒,认为是故意蔑视自己,因而对毅皇后“更切齿痛恨,由是有死之之心矣”。

为了除掉皇后,慈禧双管齐下,一方面由她亲自出马,给皇后施加压力,把毅皇后逼上绝路;另一方面通过崇绮转告毅皇后,让她为死去的同治皇帝殉葬。同治死后的第14天后,两宫皇太后发出懿旨:“皇后作配大行皇帝,懋著坤仪,著封为嘉顺皇后。”光绪元年(1875)二月二十日,毅皇后崩逝于储秀宫,年仅22岁,距同治帝死仅75天。逼死了儿媳妇毅皇后,慈禧为了掩人耳目,于当天传谕内阁赞扬她:“淑慎柔嘉,壸仪足式。侍奉两宫皇太后,承颜顺志,孝敬无违。”

可怜的阿鲁特氏从入宫算起,不到两年时间就被严厉的婆婆逼死了。她的不幸,不仅在于她做了一个短命而且无权皇帝的老婆,更主要的是她遇到了一个奉行“谁让我一时不痛快,我就让他一世不痛快”的婆婆。阿鲁特氏的遭遇,可能是给现在的北京姑娘在择偶标准上带来了启发,或许她们为了避免遇到一个像慈禧那样厉害的婆婆,宁愿对象“没爹没娘”。

当然,让慈禧不痛快的儿媳妇还有后来光绪皇帝的珍妃。由于光绪喜爱珍妃,因而珍妃又遭到慈禧的嫉恨,于是,这对婆媳关系又进入了残酷无情的冷战。珍妃自然不是慈禧的对手,结果被慈禧命人推入井中淹死了。当时,珍妃年仅二十五岁。

从毅皇后到珍妃,虽是两朝皇帝的后妃,但她们却都是是慈禧的儿媳妇,命运如此的相同,死的都是如此的悲惨,足见其婆婆慈禧的手段是何其得凶狠毒辣?纵观慈禧的一生,不论对谁,是朝中的大臣也罢,是自己的亲人也好,只要她觉得不舒服,必将除之而后快,决不手软。

孝哲毅皇后简介

孝哲毅皇后阿鲁特氏,蒙古正蓝旗人,修撰、翰林院侍讲、封三等承恩公、累官户部尚书崇绮之女,副都统、前任大学士、军机大臣赛尚阿之孙女,咸丰帝顾命八大臣郑亲王端华之外孙女。

阿鲁特氏生于咸丰四年(1854)七月初一日辰时,比同治帝大2岁。同治十一年二月初三(1872年3月11日)册立为皇后,九月十四(10月15日)子时迎娶,年19岁,比载淳大两岁。同治十三年(1874年)十二月,德宗即位,奉两宫皇太后命,封为嘉顺皇后。

孝哲毅皇后有一姑姑,即恭肃皇贵妃,同为同治帝嫔妃。据传说,在选立皇后时,慈禧太后意在凤秀之女,且看不中崇绮之女,慈安太后意在崇绮之女。同治皇帝因为也看中阿鲁特氏,所以遵从了慈安的意向,选中了阿鲁特氏。因此,从立后的那一天起,慈禧就不喜欢阿鲁特氏。后来又见载淳与皇后感情甚密,相敬如宾,而被封为慧妃的凤秀之女常被冷落,慈禧更加愤怒,经常干预帝后的私生活,所以野史中才有阿鲁特氏被慈禧迫害致死的说法。不过这些说法也不无道理,这个可怜的女孩子,恐怕到死时才明白后宫有多么险恶。

载淳驾崩后,因入继大统的光绪帝为同治平辈,故阿鲁特氏只能称皇后而非皇太后,徽号嘉顺皇后。光绪元年乙亥二月二十(1875年3月27日)寅刻崩,时距穆宗崩才七十余日,五月上谥曰孝哲嘉顺淑慎贤明宪天彰圣毅皇后。九月,暂安梓宫于隆福寺。五年三月二十六(1879年4月17日),与同治帝合葬惠陵,升祔太庙。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月,宣统帝入嗣穆宗,于宣统元年(1909)四月加上尊谥恭端,全谥:孝哲嘉顺淑慎贤明恭端宪天彰圣毅皇后。

拓展阅读:慈禧为什么要杀珍妃?

光绪皇帝的平生不仅在政治上不得志,他的婚姻也同样的不幸。他在选皇后的时刻,并没有选到自己看上的女子,而是被慈禧太后做主遴选了一后二妃,他的皇后隆裕是慈禧的亲侄女,光绪帝是慈禧的外甥,慈禧此举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控制和操纵光绪,达到自己持续把持朝政的目的。

不过幸运的是二位妃子中,有一位博得了光绪帝的欢心,这就是赋性聪颖,姿容美丽的“白富美”珍妃。珍妃在刚入宫的时刻是珍嫔,当时慈禧也很爱好这个活泼,开朗的珍嫔,知道她爱好书画,还专门让内廷供奉缪嘉蕙女士来教她。在1894年,慈禧太后六十大寿的日子里,宫内的人都获得了不合程度的封赏,珍嫔和姐姐瑾嫔也沾了慈禧六十大寿的喜气,同时被晋升为瑾妃和珍妃。这年珍妃刚满19岁,她不仅活泼开朗而且擅长琴棋书画,深的宫中人们的爱好。

珍妃是一位异常有个性的女子,在封建社会里,嫔妃大多只是皇帝们传宗接代的对象和举行典礼时刻的陪衬,可是珍妃却活泼好动,好奇心强,尤其对宫中的繁文缛节和死板呆板的生活十分厌恶,她爱好新闹事物,爱好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这也与她从小的成长情况有关,她小时刻经久生活在任广州将军的伯父长善的府中。广州当时与西方世界接触多,思惟也比内地加倍开放。

珍妃的这种性格,在规矩和理发森严的皇宫显得格格不入。也许是对慈禧插手自己婚姻的一种无声反抗,光绪帝却异常爱好珍妃这无拘无束的性格,也许这也是光绪帝追求幸福,追求自由的一种选择。

珍妃很少趋承,逢迎权势人物们,皇宫中离心离德,勾心斗角的生活让她极为反感,皇后是皇帝的正妻,母仪世界,嫔妃们必须服从皇后,可是珍妃却不理这一套,这也是珍妃极为不合凡响的地方。在大婚后的一段时间里,与光绪帝过着“最美的时光”。这段时间里,光绪帝几乎天天都邑召幸珍妃,而且每隔三四天还会到珍妃所在的景仁宫去一次,关系亲密和气。隆裕皇后被光绪和珍妃这样的立场记恨不已,为了泄愤,经常跑到慈禧面前说珍妃的坏话。

在光绪二十年(1894年)十一月,慈禧太后以“不尊家法,干预朝政为名”,命令总管寺人李莲英杖责珍妃以示处罚,甚至瑾妃也受到了牵连。同时,珍妃手下的寺人高万枝被处死,其余珍妃手下的寺人有的被发配流放,有的被立毙杖下,有的被秘密处死,甚至连伺候珍妃的白姓宫女也被驱逐出宫。珍妃和瑾妃姐妹二人被降为贵人,一年今后才又恢复了妃号。

慈禧还把对珍妃严惩的懿旨制成两块禁牌悬于后宫,一块给珍妃和瑾妃,要求她们谨言慎行。另一块给隆裕皇后,让她把守好瑾珍二妃。

关于珍妃的死因有很多种。根据《清宫遗闻》中所记载,当时慈禧挟光绪西逃,所有准备出逃的人都换上庶民的布衣,慈禧忽然想到了珍妃,命人把她带来,可此时珍妃心中仍然牵挂着光绪帝,她冒着激怒慈禧的危险,跪求慈禧把光绪帝留在皇宫来主持议和的事宜。真正惹慈禧太后,是珍妃说的两句话。1.“皇爸爸(指:慈禧太后)可先暂避,皇上可留京主持大局!” 2.“我要见皇上,皇上没叫我死!” 这两句话的背后有另一个意思:“光绪皇帝才是真正的皇帝,慈禧太后不是!”这也是慈禧太后最不爱听到的言语。在慈禧愤怒之下敕令寺人二总管崔玉贵将珍妃推入了慈宁宫后贞顺门的井中。珍妃是满族,依祖制,应该是“赐自杀”,而不应该叫寺人崔玉贵推坠井中的。

在慈禧西逃返回皇宫今后,想平息珍妃之死的事宜,为了掩人耳目就将崔玉贵赶出了宫中,声称当时只是在气头上,并没有想把珍妃淹死在井里之心,是崔玉贵自作主张把珍妃推下去的。珍妃死的时刻年仅25岁。

景区移动公厕

惠州发电机维修

铲车扫路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