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清洗过滤器滤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清洗过滤器滤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历史上父子俩均被戴绿帽的国君鲁桓公与鲁庄公

发布时间:2020-12-25 00:16:08 阅读: 来源:自清洗过滤器滤网厂家

历史上父子俩均被戴绿帽的国君:鲁桓公与鲁庄公

鲁桓公与鲁庄公父子俩的悲哀:

春秋时期,鲁国国君特别爱娶齐国公的女儿为夫人,而齐国的公主大多不是“省油的灯”,多不守“妇道”,爱给鲁国国君戴绿帽子。齐僖公的女儿文姜嫁给鲁桓公之后还与自己的哥哥(即后来的齐襄公)保持着原来的情人关系,最后,齐襄公居然派杀手暗杀了鲁桓公。

鲁庄公的母亲,是齐僖公的女儿文姜。

文姜,并不是指她姓文,名姜。夏、商、周三代以前,有贵族身份的男子只称氏与名,而不称姓。只有妇人称姓,周朝的齐国为姜姓。文是指有才华,所谓文姜是指有才华的姜姓女子。

年轻时的文姜,跟很多少女一样,怀有绮丽的王子公主梦。不过她心目中的王子,可不是鲁庄公的老爹,而是自己的哥哥-齐国的公子诸儿。《史记》称文姜为“妇”而不称“女”,就是说,她在出嫁前与哥哥诸儿已跨越了最后的界限。文姜与诸儿的乱伦之恋,成了天下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齐僖公的两个女儿成了当时各诸侯国君侯、世子竞争的对象,他们纷纷借机前往齐国都城临淄攀扯关系,讨好齐僖公,以达到娶齐氏女子的目的。在众多的追求者中,齐文姜特别欣赏郑国世子姬忽,于是齐、郑两国便为儿女缔结了秦晋之好。

然而郑国的世子忽然听到了“齐大非偶”的传言,提出了退婚的要求。这对齐文姜来说是莫大的耻辱,终于恹恹成病。

鲁桓公

齐大非偶,指辞婚者表示自己门第或势位卑微,不敢高攀。

郑国的世子实际上是不想戴绿帽子,才以这个理由拒绝了。

鲁国急于讨好齐国,于是伟大的鲁桓公在公元前709年迎娶了文姜。

三年后,文姜的第一个儿子出生,因为与他爹桓公的生日相同,故取名为“同”。这就是日后的鲁庄公。很小的时候,阿同就隐隐约约听到人们用奇怪的语调议论父母。尽管人们刻意躲避阿同,但是时间一长,阿同还是知道了母亲扒灰的事,幼小的心里留下了抹不掉的阴影。

公元前698年十二月,齐僖公去世,次年正月,乱伦的诸儿居然当上国王,这就是齐襄公。三年后,诸儿即位的第三年,即文姜嫁鲁的第十五年,他决定向周庄王的妹妹周王姬求婚,并按照周礼,邀请和周天子同姓的鲁国国君桓公来代为主持。文姜闻讯,便要求和丈夫一起去齐国,鲁桓公不顾大臣反对,答应了她的请求。

齐襄公亲往迎接,大摆宴席款待鲁桓公夫妇后,就以会见旧日宫中妃嫔为名,将文姜接至宫中。齐襄公将文姜迎到事先造好的密室,摆下酒菜,与文姜饮酒叙旧,兄妹二人四目相对,多日未见的相思,化作旺盛的火,不顾一切地搂抱在一起。两人难舍难分,当晚又同床共枕,同宿宫中。

第二天,鲁桓公派人向齐襄公辞行,要回鲁国。齐襄公一定要请鲁桓公到牛山游览,说是以此为鲁桓公饯行。酒席上直把鲁桓公灌得酩酊大醉。齐襄公派武士彭生抱鲁桓公上车,送他回驿馆。他用眼盯着彭生,加重语气说道:“一定要把鲁国君送到家,不得有丝毫差错。”路上,彭生看看左右无人,遵照齐襄公的密令,用厚布毯子裹住鲁桓公的头,很轻易地将他害死在车上。

文姜自鲁桓公死后,日夜留在宫中与齐襄公欢聚,肆无忌惮,情意缠绵。此时鲁国新君即位,派使者来迎她回国,二人都难舍难分。

文姜既不情愿又无可奈何地缓缓向鲁国进发。走到一个叫禚的地方,文姜在车上看到房舍整齐洁净,便感叹道:“这里既不是鲁国,也不是齐国,我该在此安身啊!”于是派人回复鲁庄公说:“我性爱闲适,不愿意回宫。如果非要我回宫,除非我死之后。”于是就在祝邱这个地方建了馆舍住下。从此以后,文姜就来往于禚和祝邱两地,徘徊于齐鲁之间。齐襄公就在齐鲁之间的馆舍里和文姜幽会。

鲁国举国上下,都在议论母亲的丑闻,十三岁的阿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位了。十三岁,成人意识刚刚觉醒,但是在父母畸形的婚姻压力下,鲁庄公却不知道如何判断是非。孝敬长辈,天经地义,父亲死了,母亲和舅舅可算是最重要的长辈了,可是这样的两个长辈又该怎么去孝敬呢?父亲被舅舅杀害,冤有头,债有主,做儿子的就该找上门去,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为父雪耻,最不济,去骂一顿解解气也行啊,可是齐国强大,鲁国弱小,在齐襄公面前,鲁庄公连大声说话的底气也没有。不但没有,有时因为政治的需要,他还要巴结齐襄公。

鲁庄公即位不久,邻国纪国就被齐国吞掉了。唇亡齿寒,鲁国受到的威胁更直接了,更不敢对齐国有所反抗了。而文姜与齐襄公更是仗势欺人,为所欲为。公元前690年二月,心旌摇曳的齐襄公,到禚地约会文姜,还特意叫上鲁庄公作陪!齐襄公这样做,显然是向鲁庄公示威,要他臣服。但让鲁庄公无法理解的是,他的生身之母竟然迎合杀父仇人这样欺辱儿子。

文姜

在禚地,鲁庄公陪齐襄公狩猎,展现了高超的射术。他一连射出四支箭,支支都命中靶心。可惜,射术如此高超,却不能向仇人射出一支箭。《诗经》以齐襄公的口气,对鲁庄公极尽嘲讽:“你长得真威武啊,明眸亮又清;每一支箭都能射中靶子,真是我的好外甥啊!”

大家都嘲讽鲁庄公与杀父仇人联欢,可是,鲁庄公不仅仅是一个儿子,还是一国之君。当时齐国如日中天,鲁国不得不卑躬屈膝。谁能看出他与齐襄公谈笑时眉角的阴影呢?他内心的屈辱与无奈,谁又能懂呢?

他明知道自己的老爸是被老妈和舅舅联合谋杀的,可政治形势压倒一切。在即位二十四年之后,鲁庄公娶了齐国公女哀姜为夫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份屈辱的婚约。

这个哀姜也是搞绯闻的高手。鲁庄公的异母哥哥叫庆父,在鲁国颇有权势。哀姜于是就看上了庆父,两人私通。更可怕的是,这场宫廷绯闻又直接引发了鲁国历史上著名的庆父之乱。

按照《周礼》,“女十五而笄”,也就是说,鲁庄公要十四年之后才能结婚。这十四年的生活,他该如何满足!

在未娶哀姜之前,鲁庄公在鲁国大夫党氏之家附近建造高台,顺道就看上了党氏的女儿孟任,去勾引人家。孟任是鲁国大夫的女儿,讲究礼仪,不愿与没名没分的男人发生关系,于是就闭门不见鲁庄公。为了娶孟任,鲁庄公答应立孟任为夫人,这样,孟任才“许之”,她怕鲁庄公说话不算数,还特地“割臂盟公”,即割臂出血,与鲁庄公歃血为盟。孟任嫁给鲁庄公之后,生子,名子般。可是,鲁庄公显然没有兑现自己当初的誓言,他又从齐国娶了哀姜,立哀姜为夫人。鲁庄公对孟任内心有愧,遂想立子般为继承人,以安抚孟任。

加上鲁庄公和哀姜之间没有嫡亲子嗣。这样,鲁国也就没有了嫡长子。但哀姜以与陪嫁的叔姜之子启方为己子,想让启方做鲁庄公的接班人。

于是鲁庄公死活不同意。他想立子般为接班人。

可是,文姜不答应,齐襄公不答应。即使孟任生下了长子,也没有资格做鲁国夫人!因为鲁国夫人的位置,是给哀姜留的。鲁庄公终究没有力量也没有勇气立孟任为夫人,因为他不敢得罪齐国。满怀憧憬嫁过来的孟任,只得抱着阿般,躲在一隅悄然落泪。

鲁庄公因为摆不平哀姜和孟任,立后之事就一直拖了下去。

婚姻的桎梏,妨碍了鲁庄公的政治作为。他本是有一些英明君主之作为的。他曾对曹刿说,衣食这类生存所必需的东西,自己不敢独自享有,一定要分给身边的人;大大小小的诉讼案件,即使不能一一明察,但一定要根据实情合理裁决。可见,他很有民生思想,也勤于政务。遗憾的是,天下已乱,暴力才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弱小的鲁国是没有话语权的。

面对妻子和大哥给自己戴上的绿帽子,鲁庄公能怎么样呢?家丑不可外扬,难道让世人讥笑他们父子是绿帽子专业户吗?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郁闷之中,鲁庄公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鲁庄公

公元前622年,鲁庄公病重,他问三弟叔牙立后之事,叔牙说:“我看大哥庆父比较有才,可以继位。”鲁庄公又问四弟季友立后之事,季友说:“我支持子般继位。”结果,糊涂的鲁庄公却告诉季友,叔牙曾保举庆父继位。结果,季友假托国君之命,派人用毒酒毒死了叔牙。

鲁庄公去世之后,季友奉子般为君,暂住党氏之家。庆父不服,就派人刺杀了子般,并发动政变,驱逐了季友。鲁人奉启方为君,是为鲁闵公。不久,庆父又与哀姜合谋,派人杀害了鲁闵公,欲立庆方为君。但庆父不得人心,控制不住政局,很快遭国人驱逐,逃奔莒国。这时,季友回国,奉鲁庄公另一庶子申即位,是为鲁僖公。鲁国贿赂莒国,让其把庆父押解回鲁国,莒国答应了。庆父自知罪大,就在押解回国的路上自杀了。

庆父出奔莒国之时,哀姜在鲁国也呆不下去,出奔邾国。庆父死后,哀姜的好日子到了头。她与庆父私通,还是庆父连弑二位国君的从犯,受到国内国外舆论的普遍谴责。此时,齐桓公已经称霸,他打出“尊王攘夷”的旗号,延续周礼,在国际上主持正义。哀姜在鲁国的表现让齐桓公感觉很没面子。于是,齐桓公责令邾国将哀姜引渡回齐国,之后将其杀死,“以尸归鲁”。鲁国不愧为“礼仪之邦”,对哀姜仍以国君夫人之礼下葬。

鲁国历史上有名的“绿帽子事件”才最终落幕。

贵州省急性重症哮喘医院

江西省房事头疼症医院

南昌市抗β2-糖蛋白1抗体医院

武汉市水肿医院